他是尊龙同门师弟李小龙没他不开机去世23年后至今无人超越

 d88尊龙登录在线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5-17 11:06

  2月5日,知名大v“电影妃”发布了一段“李小龙与林正英片场切磋”的视频,引发关注。

  视频中,两人正在比划打斗动作,李小龙是上靶,负责打,英叔是下靶,负责挨揍。

  “英叔电影自成一派,虽然是恐怖片,但只要有英叔在就不觉得害怕,什么时候再能出一个英叔?”

  林正英的僵尸片,是很多人的回忆。不管是60后、70后,还是80后、90后,总有一部让你一边惊吓一边惊喜。

  据调查,这个假期许多网友都在重温经典,其中林正英先生的僵尸片是必不可少的选择之一。

  既搞笑又恐怖,笑点不断,特效逼真,时有新意,打斗功夫更是一流,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,给大家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。

  作为僵尸片的开山祖师及代表人物,林正英确实为这类题材的电影,倾注了毕生的心血,令人佩服。

  11岁的时候,他加入了香港春秋戏剧学院学习京剧,并拜京剧名家粉菊花为师,与尊龙、罗家英等成为同门师弟。

  京剧生涯持续了五年,之后为了生计,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邵氏电影公司担任龙虎武师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武替”。

  由于身材娇小,英叔当过不少女演员的替身,包括在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面饰演“华夫人”的郑佩佩。

  两年后,嘉禾电影邀请他去担任武术指导。恰逢李小龙回香港发展,钦点其为电影《唐山大兄》的副武指,并在片中饰演阿英。

  之后,他成为李小龙御用的武术指导,先后合作了《精武门》、《龙争虎斗》、《死亡游戏》等叫好又卖座的大片。

  在拍摄《龙争虎斗》时,林正英当时不在香港,李小龙特地不开机,等其调回来后才开始拍摄,英叔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  高强度的工作,丰富了他武指生涯,磨练了他的演技,也为他的健康埋下了隐患。

  1981年,英叔在影片《败家仔》中担任武指并首次担纲主角,深厚的京剧功底及娴熟的武打动作,让他获得了满堂彩。

  他一头白发、手持桃木剑、身穿道袍、念咒施法的形象,成为香港电影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之一。

  糯米、黄符、墨斗、红线、铜钱、桃木剑,各种魔幻装备和必杀技看得观众目不暇给、连连称快。

  冷面肃穆的英叔面对僵尸恶鬼泰然自若,智勇双全,镇场力max,堪称“史上最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主角”。

  钱小豪与许冠英,一个“不高兴”,一个“没头脑”,状况百出,笑料不断,惹到九叔哭笑不得,师父为徒弟收拾烂摊子,囧萌之态让人捧腹。

  该片在无巨星参与的情况下收获票房2000余万,创下了观影神话,让香港掀起了拍摄灵幻僵尸题材电影的热潮。

  与之前《人吓人》、《人吓鬼》的纯恐怖片不同,《僵尸先生》搞笑与恐怖并存、冒险与奇幻齐飞。

  九叔飒爽英姿,正气无敌;油炸鬼、吴耀汉露屁股等桥段在今天看来依然精彩,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英叔身怀救市之心,费尽心力对僵尸片进行创新,历时两年之久,打造了《一眉道人》。

  茅山道长与基督教徒的鸡同鸭讲、茅山术与西方僵尸斗在一起的新奇效果,让市场回温。

  影片因不计成本、精益求精虽未能盈利,但中西融合打开了僵尸电影的创新思路,市场再掀创作热潮。

  在此基础上,英叔持续创新,《驱魔警察》由茅山道士与警察搭档破案,背景首设现代。

  《非洲和尚》集茅山法术、异域风俗、非洲土著于一身,僵尸祖宗大战非洲巨人的奇思妙想,刷新了观影体验。

  1992年,英叔一年拍了8部僵尸片,其中以与钱小豪、许冠英再续师徒情的《新僵尸先生》票房最高。

  此后,由于其他相同题材的影片粗制滥造,僵尸片开始不受欢迎,英叔的演艺生涯走向低谷。

  《僵尸道长2》让这一辉煌延续,欲拍摄《僵尸道长3》时,演戏拼命又爱喝酒的英叔已患上肝癌,不得不遗憾终止。

  即使在病中,英叔仍忍着巨大的疼痛拍完了《新水浒传》,该剧也成为他的遗作。

  在英叔的葬礼上,前女友苑琼丹以未亡人的身份答谢宾客,哭成泪人,见者无不动容。

  英叔一生为人刚正,不苟言笑。与前妻离婚后,伤心之余独身抚养一双儿女,感情上再无桃花。

  两人于1995年在拍摄电视剧《僵尸道长》时结缘,英叔不苟言笑,几乎没人敢跟他开玩笑。

  所以,在片场她总是去找英叔说话,还借故要送他回家,却被一句“我有脚可以走”拒绝。

  苑琼丹并不气馁,依然与英叔亲善。在苑琼丹的倒追下,英叔那颗冰封的心渐渐解冻。

  拍摄到后期的时候,苑琼丹直接咬起了英叔的手臂以示恩爱,英叔面上犹冷,心却热了起来。

  最后一场是俩人的吻戏,本来要用替身,英叔亲自上了,却总也拍不出自然的状态,还是苑琼丹上前抱住英叔猛亲,总算过关。

  经过了这一出,两人的关系更近了,苑琼丹特意从跑马地迁居西贡,两人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。

  一起去花卉市场买种子回来种花,一起饮早茶,吃大排档。英叔还说要和苑琼丹一起开个铺子,把生意做到内地。

  由于不想博取同情,亦不想被人看到病容,英叔拒绝了一切探视,包括苑琼丹和儿女。

  但是女方却没有放弃,最后找到了他的居所,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陪伴着他。

  按照遗愿,他的葬礼仅有亲朋好友出席,办得极为低调,但苑琼丹却哭得很伤心,久久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。

  英叔的遗体被火化并埋葬于美国,他生前最喜欢的长袍、鞋帽及太阳镜也一同被埋葬。

  直到2009年,46岁的“石榴姐”苑琼丹跟富豪黄乃扬,才在美国注册结婚,如今两人家庭非常幸福。

  时光荏苒,英叔已离开我们二十三年。这些年来,影视界和影迷们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向英叔表示怀念和致敬。

  1998年火遍全国的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,便是亚视为纪念九叔而拍摄的自制剧。

  接下来的三年,导演张涛先后拍摄了三部《道士出山》和一部《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》,向林正英等老一辈电影艺术家致敬。

  2017年,英叔逝世二十年后,导演刘观伟携手钱小豪,打造了影片《天师归来》,向《僵尸先生》致敬。

  经典只能致敬,无法超越。英叔已然成为经典,无论如何再拍,都无法重现当初的心动。

  回顾英叔的一生,小时候家贫,与京剧结缘,练就一身好功夫和扎实的舞台功底,少时为了生计,又跨入电影圈。

  因僵尸片爆红,事业走向巅峰,在僵尸片即将没落之时,求新求变,力挽狂澜,亦令自己的事业起死回生,重回巅峰。

  半生痴狂、戏海沉浮皆因僵尸片,他具有老一辈艺术家开拓创新的勇气、敬业的执着和救市的责任与担当。